一位男子離鄉到城裡去打拼,與城裡的女人相愛有了第二段婚姻,家鄉的妻子苦苦等候,在外的丈夫卻已經有了家。二房過世之後,張艾嘉飾演的慧君想要完成母親所留下來的遺願,將父親的墳與母親的墳和葬,然而多年來吳彥姝飾演的姥姥在鄉下守著已死丈夫的墳,堅決反抗慧君將自己丈夫的墳移走。故事的主線沿著兩個女人的爭奪走,裡頭看見的是更多情感。

古板的愛,也是愛

姥姥與已逝的丈夫生活時間並不長,到丈夫死後也堅守著他的墓,始終都堅守著自己身為妻子的職責,並相信丈夫對自己的愛,電影數次出現貞節牌坊,暗示姥姥不願改嫁。姥姥請慧君的女兒讀著丈夫過去所寄的「家書」,信上僅是家常問候與生活費用,姥姥就這樣相信丈夫對自己的愛,直至丈夫過世依然如此。姥姥只在剛結婚時與丈夫住在一起,丈夫離開後就再也沒看過他了,家中甚至沒有丈夫的相片,姥姥只好將丈夫的名字作為刺繡在牆上掛著。當年奉家長知之命成婚,不是自己所選擇對象,她卻發自內心的珍惜、愛著。

在慧君家中看見丈夫的照片,時間過了,人變了,姥姥已經認不出了老去丈夫的面容,面對心中所念卻認不出該有多痛苦呢。姥姥後來得到一張經由電腦後製與丈夫的合照,下雨弄濕的雙手一不小心抹去了照片上丈夫的面容,姥姥焦急且不捨得握著手中的相片,愛怎麼可以這麼深呢?

劇末,姥姥不再堅守丈夫的墓,一句「我不要你了」好像把她放一生的責任都放下了,給了自己一個解脫。她是不是知道了丈夫其實不愛她,而她愛了了丈夫大半輩子。

愛過了,而且愛了大半輩子,哪是說不要就不要、就會不痛了呢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shiauc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