戴斗笠的人、一隻猩猩、全身都是花的女子、還有孫悟空。

不太清楚夢境裡到底發生什麼事,當下只覺得怪異、不確定、偶爾的害怕,「為什麼是這樣?」、「到底在幹嘛?」這兩個問題在我一直在腦裡打轉,來不及搞清楚夢境在說什麼,卻無法壓抑對夢境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的好奇。

怪異、不確定就是對我自己夢的感受,經常想不起來我在夢裡做了些什麼,即使記得也經常無法了解夢裡情節,太怪了。是夢,回歸現實就不真實了,但在夢裡我卻這樣深深的相信。

一個又一個舞者接續重摔在地,數個連續的瞬間好熟悉,好像每次睡午覺時在夢裡都會被追殺,突然在床上用力震一下然後驚醒,一次又一次,睡著、被追殺、驚醒、睡著、被追殺、驚醒,數次的輪迴,喚起我午覺時會有的害怕。

害怕卻渴望知道更多,這也許就跟鄭宗龍老師分享的一樣吧,舞者抖著抖著,還是想知道孫悟空在夢境做了什麼的那種窺視快感吧。

字典裡對夢解釋為「睡眠時因受刺激,而引起的幻覺、幻像。」。

面對夢,不確定、害怕、好奇,感覺告訴它存在。

但我又該如何抓住他呢?

    全站熱搜

    shiauc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