舞者伸手打開固定在天花板上的倒數計時器,時間開始倒數,演出開始。

倒數計時器以一分鐘為一個單位,最後的五秒鐘會發出五聲咚咚咚咚咚的聲音,重複六十次。在每個「一分鐘」裡,舞者會做一件事,時間到了之後就停止,換做另一件事,。對我而言這樣的安排特別的地方在於,我好奇舞者在一分鐘裡可以做些「什麼事」呢?在觀眾自由流動、不被限制的場域中,舞者又要怎麼去反應觀眾呢?

一分鐘裡,舞者可以只是靜靜的望向四周,可以大肆的在美術館中奔跑,可以找一個觀眾唱歌給他聽,或拉起觀眾的手一起跳舞。

一分鐘裡,觀眾可以做什麼呢?靜靜的站在窗邊動也不動的觀看,擠眉弄眼的想要逗舞者笑,還是像小小孩一樣只在自己的世界裡,走來走去不時大聲的問「姐姐呢?(她好像是這樣說的)」。

一分鐘屬於我們每一個人,卻也是我們共同擁有的一分鐘。

打破表演者與觀者的界線,表演者帶著一大群觀眾一起繞著圈跳起舞,觀眾很投入演出自然的就「加入」了演出。在玩閉起眼聽拍手聲這個遊戲的時,許多觀眾都拍起手想要誤導閉眼睛的舞者,在接著拍手後跌倒、其他人要接住跌倒的人這個環節裡,還有一位觀眾自己拍手馬上跌倒,表演者也迅速地接住它。這樣的互動是最真實、最自然,也是最珍貴的。

以這樣的蓋年去編舞,很符合《與時間牽手》這個名字,我們要怎麼用各種方式去跟每一分鐘牽手?又怎麼跟當下身邊的人事物牽手呢?

在北師美術館的片刻裡,我想我找到了一些方法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shiauc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