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上,白色小房子整齊的排列,姚淑芬老師說,舞者們都是城市裡的漫遊者。而我在想,房子整齊的排列,是不是暗示著我們的日常本身就依循著某種規則?而我們置身於日常裡,就置身於規則中。

身著紅色衣服的舞者一出場,如獲新生般的樣子,對世界充滿想像與好奇,溫柔的徜徉在城市中,綻放自己的新生。身著黑衣男舞者的出場,就像是參加了某種派對般,瘋狂的跳舞、喝酒,讓人沈浸在當下那種超脫日常的快樂瘋狂中,但狂歡之後,終究得回歸生活。

不同舞者不時會出現相同的動作,穿鞋子、繫上皮帶、化妝、喝酒,這些熟悉的動作,建構了我對日常的想像,我會說這就是生活吧,舞者代表的可以是每一個人,每一個存於日常、漫步於城市的我們。音效一出現,下雨的聲音時,慌張、混亂、驚嚇、不知所措的開始躲雨,這一幕再一次的讓我意識到 ── 我們除了經歷了差不多的日常,也都同樣的在面對生活。

最後像是某種災難的來臨,投影的背景上神奇寶貝球、泰迪熊、椅子、杯子各種物件不斷的向前襲來,舞者跟著漸快的音效動作加速也變大了,本來排列整齊的房子,此時散落於四處。城市被摧毀了、生活被摧毀了,當下茫然、不知所措,紅色衣服女舞者慌亂的把所有房子再次的排列整齊,心急著想把一切恢復到完好如初的樣子。

身著白衣的女舞者爬到黑色男舞者身上,男舞者支撐著女舞者時仍繼續步調極快的動作,他在被束縛的同時仍用盡力氣,是想掙脫嗎?還是在束縛裡找到容得下自己的空間?處在男舞者肩膀對女舞者,則是因為難以找到平衡、晃動不斷尖叫。這就像兩個人的關係吧,彼此牽絆、束縛,在關係裡的惴惴不安,晃動的厲害卻處於某種平衡。

災難的來臨摧毀了生活空間、摧毀了生活,同時,物件的散落同時也是記憶的崩毀,神奇寶貝球、泰迪熊直覺的讓想起小時候,我想,一個人經歷了什麼也就擁有了什麼,記憶與生活的毀滅,都叫人無法承受啊。

災難過後,生活終究會恢復的吧。最後,又是一個早晨,他們又回到了本來的生活,人在、城市也都還在,但真的回的去本來的生活嗎?災難過後,心中是不是多了些傷痕?記憶是不是又多了些不堪?

會不會無常就是某種日常啊?

無常即是日常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shiauc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