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鵝、圓形、獨角獸游泳池,白色小球四溢在舞台上,舞者躺、爬在舞台上來回流動,流進泳池、再流出,當下最直接想到的兩個字「軟爛」,我想,這樣的狀態更接近自溺、沈溺、已無意識,緩慢流動的超現實畫面。影像與音效更加重了對「溺」這個字的感覺,影像是鮮豔的流體(粉專上寫此為油墨投影),同樣的也給人一種不真實感,音效也不是日常會聽到的聲音(合成器mix出來的)。

三男三女,雙雙成對,女生著黑裙,對著趴在地上裸上半身的男生搖擺,內褲慢慢的滑落,女舞者依附在男舞者的身上。女舞者的頭被男舞者操控,甩動、牽制,被控制卻樂在其中。

戴上獨角獸的面具好像就進入了另一個世界一樣,因為沒有人知道面具底下的人是誰,所以為所欲為。這就讓我想起,結尾所有人都進入了瘋狂狀態,舞者們做出帶有性暗示的動作,歇斯底里的瘋狂,彷彿除了她們彼此,沒有人知道他們在做什麼。第一個人停下、離開,第二個、第三個到最後一個人回過神、發現身旁的人都不見了,發現台下數隻眼睛的注視,尷尬的離開。大概是近乎瘋狂的時候,我們已經拋下自己的身份、理智、意識,深陷其中而不自知。

近乎瘋狂的時候,你還記得你是誰嗎?

期待禮物,但打開禮物才發現,只是一場空。在瘋狂的派對裡,所有人都瘋了,加入還是遠離呢?塌陷的是我還是你,或者是我們?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shiauc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