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762400_10154998365017759_2457677293874903823_o.jpg

 

四把椅子劇團作品《遙遠的東方有一群鬼》,由簡莉穎改編挪威劇作家易卜生經典作品《群鬼》,用華人視角探討家庭裡的倫常關係。

 

一開始舞台上方出現了字,幾句摘自易卜生 劇本中的情節,然後「結局」兩字出現,開頭就告訴觀眾結局了。文字在這齣戲中扮演著重要角色,獨立於演員之外的觀看者,文字的冰冷也起了作用,鉅細靡遺的寫出餐桌上的每一道飯菜,即便飯菜再豐盛,但道情感似乎毫無溫度,形容母親的恨與痛就像地板一樣「怎麼拖也拖不乾淨」,很痛,幾個字就看出了痛與恨深植心中的綿長不斷。

 

371-725x372.jpg

 

最後,睦久說:「我好像生病了,帶我去看醫生好嗎?」睦久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我是顫抖的,一開始媽媽就告訴昭君與康平說哥哥睦久生病了,那時候的睦久是真的病了嗎?是大家覺得睦久病了還是睦久真的生病了?那麼,什麼又是真的病了呢?

 

睦久與媽媽同住,他是媽媽親生的兒子,康平則是媽媽在爸爸外遇之後收養的兒子。故事的開始是康平與老婆昭君回家看媽媽與睦久,勾出了睦久與昭君不可告人的一段情、媽媽對死於梅毒丈夫的恨。

 

25394741_770930949758586_272327102428771912_o.jpg

 

從昭君不想回家的抱怨裡知道,媽媽愛抱怨、愛碎念,還是個愛控制人的人。而最後說自己「生病了」的睦久,正是生活於這樣的環境下,媽媽罵她、怪她、要他吃飯他都接受,即便不喜歡但他知道媽媽是希望他這麼做的,然後睦久再自己去催吐,催吐是他唯一一件能夠自己掌控的事。媽媽常把對丈夫的恨發洩在睦久身上,她對睦久說:「你們趙家人都一樣」的時後,她不只說出了她對丈夫不滿,心中對睦久小時候沒有把父親外遇的事情說出,同樣的恨,但睦久又是自己親生的孩子,媽媽本能性的愛睦久又或者本於母親應要愛小孩的道理,恨他的同時也愛他,她對睦久的態度也在愛與恨中反反覆覆。

 

回家的這段時間裡,睦久與昭君不時表現出對彼此的關心,睦久覺得全世界只有昭君能真正的暸解自己,而且他們同樣的,都催吐。睦久偷偷在跟昭君對話實錄音,把昭君對他表露出的關心關愛放給康平聽,康平聽到後急了,說自己麼都沒聽到的想要趕緊走人,好像一切都沒發生,或許是康平從小身長在孤兒院,渴望有個家、渴望有孩子,他不願意自己好不容易建築而成的家崩塌,所以他寧願假裝,假裝自己和昭君還是可以過得好好的。
 

昭君更是及的跳腳,她怕自己跟睦久的感情被康平知道,她怕穩訂的生活產勝變化。她指著睦久說,他瘋了,他真的生病了,他因為生病才會這樣幻想。昭君為了自己,她跟睦久之間的情感好像不存在般,對睦久說出句句傷人的話,趕緊把「病」這個標籤朝睦久身上黏,畢竟有了這個標籤,睦久所做的一切好像就合理了,都是睦久在幻想,自己絕對沒有愛上睦久,然後日子又可以繼續過下去了,如同往常。

 

27164854_10155326464082759_3527107476208930999_o.jpg

 

最後睦久說:「我好像生病了,帶我去看醫生好嗎?」,顫抖之餘,又覺得,還好還好睦久生病了,承認自己生病了。只有如此,媽媽才能一洩她丈夫的恨,趙家人嘛,果然子如其父是一個樣的,但即便如此兒子生病媽媽還是得做個好媽媽照顧生病的兒子。康平可以繼續當那個領養來卻比較優秀的兒子,與妻子昭君繼續為了他們的家共同努力。還好,睦久生病了。

 

睦久生病了,拿起花瓶將母親打倒在地,但隨後吃飯時間到了,母親又出現在睦久幻覺裡,對睦久、對母親而言,吃飯時間怎麼能不吃飯呢?這是睦久與母親關係中的必然,即使母親死了,仍須如此。

 

為了一個家,我們要付出多少?又拋下了多少自己呢?遙遠的東方有一群鬼,鬼在哪裡呢?在關係裡的控制與被控制,彼此是鬼,陰魂不散,無所不在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iauchi 的頭像
shiauchi

再不寫下來你就忘記了

shiauc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