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a037e66e194b.jpg

 

派特森這部片很特別,特別的不是它有多精彩的故事,它就是生活。

paterson-2016-001-couple-in-bed-sleeping.jpeg

主角派特森過著每天的生活,單純的「生活」給你看。他的每一天過的其實差不多,鏡頭也刻意要表現出每天的相似。一天的開始一定是派特森與妻子蘿拉躺在床上的畫面,派特森通常都比妻子早一點起床,時間差不多是六點多,然後吃麥片當早餐,走著同一條路去公車站上班,在開公車前他會拿出筆記本寫點詩。下班後他也走著同樣一條路回家,他會坐在河流前的椅子上望著遠方、寫詩。晚上他一定會帶著養的狗哈利去散步,把哈利放在酒吧外自己進去跟酒吧老闆聊個幾句。接著又是一天的開始。

movies_paterson.jpg

詩是派特森生活中的必需品,他喜歡寫詩,上班前、下班後他都會寫詩,把透過公車窗戶看到的景象、與妻子蘿拉之間的愛都寫進了詩裡。派特森其實是享受著一成不變的生活,體會到生活中的美好,他的詩才會如此美好。或者說,派特森習慣這樣的生活方式,這樣並沒有什麼不好,所以也不需要改變吧。

「你是詩人嗎?」

baf4be0b-649c-4da4-a60c-bfe62cc1fd6f_sm.jpg

某天派特森在路上遇到一位小女孩,派特森問小女孩:「你是詩人嗎?」,小女孩毫不猶豫的回答自己就是詩人,並大方地跟派特森分享自己所寫的詩作。作為一個寫詩的人,用詩過生活的人,就可以稱之為詩人吧。然而派特森面對同樣的問題,卻給出了否定的答案。在詩集被哈利咬碎的隔天,派特森走著同樣的路回家,坐在河流前地同一張椅子上,遇見了一位的日本人,經過幾句攀談後,他問了派特森同樣的問題:「你是詩人嗎?」,派特森猶豫了一下說:「不是,我只是一個住在派特森的公車司機。」明明每天寫詩的他,明明喜歡寫詩的他,明明把詩當作生活的他,為什麼就不是個詩人呢?

 

我只是一個公車司機

1af9d050-85d0-11e6-b270-edf4b16cae3d_20160929_Paterson_Trailer1.jpg

在與日本人的對話中,他們談到藝術家Jean Dubuffet過去是氣象學者,詩人William Carlos Willams原本是醫生。派特森始終不認為自己是詩人,打從心裡的不認為,他說自己「只是」公車司機,是公車司機又何妨呢?派特森在生活裡就是一個熱愛詩的人,這樣的不認同或許是對自己的不自信,不認為自己足以被稱之為詩人,也不相信自己未來能成為詩人,可以限制自己的,只有自己。

 

「有時候空白頁意味著最大的可能性。」

日本人送給派特森一本空白筆記本,並告訴他「有時候空白頁意味著最大的可能性。」如果將人生比喻為一本書,我們無時無刻都在寫,過去一切已成為無法擦拭的筆跡,未來還是空白,取決於自己想怎麼寫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iauchi 的頭像
shiauchi

再不寫下來你就忘記了

shiauc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